炒股配资正规平台

你的位置:配资杠杆平台十倍杠杆_炒股指平台杠杆_炒股配资正规平台 > 炒股配资正规平台 > 狂飙700%!这家机构火了 再创10倍神话!

狂飙700%!这家机构火了 再创10倍神话!

发布日期:2023-11-05 15:16    点击次数:110


K图 301510_0

  盘中一度大涨700%,“大疆教父”的第一个IPO火了,背后的创投机构基石资本等再度创下资本市场上的10倍神话。

  8月15日,固高科技登陆创业板,开盘暴涨525.0%,此后固高科技股价继续冲高,盘中一度涨至96.18元,涨幅超700%。截至收盘, 固高科技报68元,涨466%。

  与其他初创企业不同的是,固高科技从1999年到2021年之前,一直都没有对外融资。招股说明书显示,基石资本、联想创投、北京股权中心等一众外部投资者在2021年才陆续进入固高股份,并在今天创下10倍账面回报的神话。

  10倍神话再现

  招股说明书显示,2021年4月,固高有限(固高科技前身)股东Gsyn Limited、Gsyn II Limited、Gsyn III Limited、北京顺隆、深圳清水湾对外转让公司股权。

  受让方分别是基石资本的领汇基石,联想创投旗下的湖北联想,以及成都的合创润丰。此外,顺禧仁和与北京顺隆的股权交易系因同一控制下的两家投资主体之间的权益转让。

  最终,基石资本、联想创投以及合创润丰分别以2.8%、2.45%、3.31%的持股位列前十大股东。

  根据当时的转让价格,固高科技的估值约18亿。若以今天的收盘市值272亿计算,上述三大投资机构的持有市值已经至少翻了10倍。

  作为固高科技投资人的基石资本合伙人杨胜君表示,随着固高科技的上市,意味着中国一批从事底层、基础、核心技术的公司,正迎来发展良机。而在20多年前,固高科技创始人团队的三位科学家即已看到科技竞争的风险和机遇,怀揣科技报国的梦想,他们致力于以无国界的科技为有国界的中国科技产业链解决卡脖子的底层技术。

  作为工业基础和核心的半导体产业,大国之间的竞争更为激烈,尤其是在光刻机、EDA软件、光刻胶等半导体设备和材料上。在两年前,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与固高科技创始人在一起探讨科技产业发展时,张维认为,应该韬光养晦10年,而教授们认为应该是2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固高科技是基石资本在硬科技行业实践CVC式产业链投资布局的典型案例,其作为基石资本投资组合中多家优秀科技企业的上游核心零部件供应商,是基石资本科技投资‘点-线-面’网状投资版图上重要一环。”杨胜君告诉基金君。

  重仓半导体

  深圳老牌PE已投出2500亿

  杨胜君口中的三位科学家,就是固高科技的三位创始人,一位是有着“ 大疆教父”之称的李泽湘教授,还有一位是“芯片大佬”高秉强教授,以及运动控制领域的专家吴宏,三人同为香港科技大学的教授。

  公开资料显示,1999年,李泽湘与香港科技大学的同事高秉强和吴宏一同创办了固高科技,成为中国第一家运动控制公司。运动控制系统是智能制造装备的大脑、工业控制的核心,被称之为“机器人之心”。

  而基石资本的杨胜君是一位半导体“老炮儿”,曾在射频芯片龙头锐迪科工作十余年。他2015年加入基石资本之后,负责硬科技赛道的投资,与高秉强教授有颇多交集。

  长时间以来,基石资本给外界印象一直将智能制造作为主要的投资赛道。但是,盘点近几年的投资,基金君发现,基石资本早已开始重仓半导体。

  从2017年投资3亿元人民币与韦尔股份共同私有化收购豪威科技开始,基石资本对半导体赛道拿出了all-in的态度,几年间就完成了地毯式的覆盖,从EDA/IP、设计、设备,到材料、制造、封测、分销等各个赛道均有布局。

  创始人张维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半导体行业是唯一值得我们以十年、二十年的规划去长期耕耘,唯一值得我们以CVC方式做投资的行业”。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基石资本对“链主”企业的大胆重仓,12亿元领投长鑫存储,甚至让一些圈外人士也知道了这家来自深圳的老牌PE,其布局和投资方式近乎于CVC。

  通过60余个项目的密集投资,总投资金额百亿元,已实现了10多个项目IPO上市,另外还控股了一家半导体行业上市公司。截至目前,基石资本投出的半导体上市公司总市值已超过2500亿元。

  不过,在投出100亿之后,基石资本认为半导体赛道的“大餐”才刚刚端上桌。

  张维认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消费电子芯片的初步国产化;第二阶段是成熟制程半导体制造国产化,大芯片、工业汽车等高端和复杂应用芯片的初步国产化替代;第三阶段是先进制程半导体制造的完全国产化,复杂和高端芯片的完全国产化。而目前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状态是,第一阶段已经基本完成,刚刚开始进入第二阶段。摆在中国半导体产业面前的依然是有待征服的星辰大海。

  “真卡脖子就真不容易过剩,复杂、庞大、突破难的半导体与技术体系相对不复杂的新能源的本质区别就在这里。”张维表示。